母校记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总会>母校记忆

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

2017年11月06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澧县一中1988届校友贺军 李先平

群里这几天很热闹,我们88届的同学们正讨论宋代欧阳修《玉楼春》的意境。也许年代久远,今人无法完全领悟欧阳修的意图和诗歌的意境。

而我,却感同身受!

别后不知君远近,触目凄凉多少闷。

渐行渐远渐无书,水阔鱼沉何处问。

夜深风竹敲秋韵,万叶千声皆是恨。

故欹单枕梦中寻,梦又不成灯又烬。

群里越热闹,我却早已灵魂出窍!

郑登安走了,安子走了,15年前你就走了,而今人去楼空,有时候,儿子博和我呆在偌大的房子里,大多数时候,就我一人。

房子的灵魂随你飘逝,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时光倒转到23年前,我俩南下广东。一天24小时,普通打工族或者上班族的日常工作是从加班才真正开始的,哪管你是普通员工,技术员,还是部门经理。今天工作不努力,明天努力找工作。广东机会多,但竞争也厉害。没有到广东打工的人,可能想象不出,竞争究竟有多激烈。加班到晚上12点是经常的事情,回到宿舍,什么都不想做。连喝口水这样简单的动作都想免了。

在广东我们虽然很辛苦,但过得很开心,很快乐,因为我俩始终在一起,不离不弃。

或许习惯了忙碌,习惯了晚夜班,安子忽略了身体的某些报警,隐患从那个时候就埋下了。

2001年国庆节,我们回来休假,让他去医院做常规体检,发现疑似HCC(肝癌),后来在省人民医院确诊为肝癌晚期,到2002年2月走,前后才三个多月,我们的孩子闻博那时才刚5岁。每每想起这些,心如刀割……

蓦然发觉空气似凝固,

内心凄凉原野般荒芜。

人们匆匆来往的脚步,

再也掩藏不了的神色严肃,

从脸上不经意间阅读。

传说中的寒流,

呼啸空袭而来没打招呼!

人们小心翼翼地守护,

谁也不敢弄破那层窗户。

寒流来袭岂能等闲度?

逃避纵有千般理由,

试问谁为你燃起心中火炉?

雄心唤起血性战斗,

唯有逆流而进决不屈服。

也许是寒流考验幸福,

也许寒流会常常光顾。

习惯了世俗的羡慕与嫉妒,

其实我们心中清楚。

天不言自高,地不语自厚,

笑看风卷云舒,

仍努力昂起高尚的头颅。(1)

高中毕业那些年,好多同学仿佛一夜间,悄无声息地消失在我们的生命里,虽然同学情谊一直在,由于没有发达的通信载体,和同学大多数处于失联状态。

所以,在安子病重住院期间,我真的不敢相信有那么多的同学来医院看望我们。当时不知道是哪位同学最先把安子病重的消息“通报”出去了,某一天,祝群、陈亚华、李萍、胡辉艳、柴丛清、郭谢志、章作惠、丁俊、胡厦、李艳舞、张乐生、曹远琼、唐琪、龚爱平等等同学突然从天而降齐聚安子病床前,我真是百感交集,无语凝噎……真正体会到同学间那种如假包换的手足情。

每念及此,总会潸然而泪下。

有同学在,其实我并不孤独!

安子是个实在人,总不想麻烦别人。他走时,我不想打扰同学们,就没通知他们,我想这也是他的心愿。我记得老同学郭谢志一直都还怪罪我……

那个年代,我们根本没有保险意识,连医保也没有买,正所谓年轻时用命赚钱,得病时用钱换命。这也是我后面来长沙后进入平安保险,不遗余力传播保险理念,从事保险销售工作的最主要的原因。

来长沙后,因为不认识人,没什么客户,又一次得到了同学们的支持与帮助,比如文妮、傅素梅、胡辉艳、贺正华、张乐生、戴艳群、苏秀芳、周春香、杨琳等等……

后面,久居长沙,要感谢的同学更多了:陈灿、丁洪波、洪军、雷七武、唐晓梅、周晓媛、蔡小青等等,恕我不能一一列举。

安子,在你走的头几年,想你想得特别厉害。

夜深人静时,

思念你,

不忍回头,

只好默默在你身后。

那么远,

在梦里。

那么近,

在心里。

思念的痛,

像锋利的铁梨,

划过心田。(2)

直到同学们20年聚会时,我还未从伤痛中走出来,所以,08年的聚会,我是匆匆而去,匆匆而返,和同学们见面后,急急离开,转身泪如泉涌……

可以告慰安子的是,我们的儿子闻博已经长大成人了,目前在读大学。同学们对我们很好,亲如家人。

经常和同学们在一起聚聚,回忆读书时的点点滴滴,为我们即将到来的30年聚会出谋划策。

8月,骄阳似火,我们132班几个同学还小聚了一下,庆祝老同学先平的闺女到成都上大学。

安子虽已离去,但他奋发向上的精神,他对我们深诚的爱与同学情谊将永远陪伴我们。过去生活的点点滴滴,已经成为我们生命旅程的一部分,宝贵的一部分。如今,已经云淡风轻了,而我也意识到,正是这种宝贵的经历,把我锤炼得如此坚强而豁达,就像一团被风吹过的火苗,燃得更旺。

感谢安子,是你成为我和儿子生命里面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更感谢我亲爱的同学们,是你们在寒流来袭时,让我重新找到生活的热情。

真情永在,从未离开!

(本文由李先平执笔,贺军口述及修改。诗歌1、2为先平同学旧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