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校记忆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总会>母校记忆

致我们的青春

2017年09月16日 浏览量: 来源: 作者: 澧县一中1988届高135班校友 陈向阳

她,披一肩黑直的长发,厚厚的齐眉的刘海下闪着一对又黑又亮的眼睛,眸子里盛满如水的清澈。掐腰型的短装、及脚跟的长筒裤或是一袭长长的素裙是她的风格,穿在她的身上骨子里都透着飘逸出尘清新脱俗。

她,说话轻声软语,安静地坐在教室里属于她自己的位置,任同学们在周围嘻戏打闹喧哗却波澜不惊,实在是被打扰也会开心地笑,但也只是轻声浅笑。

她,身形凊瘦柔弱,步履轻伐,好像随时都能踏着一阵清风起舞、摇曳生姿,以致于什么时候进出教室总是无声无息不带痕迹,仿佛来自画中不食人间烟火让人摸不着猜不透,越发显得清雅淡然孤高冷傲遥不可及。

他和她同班,她坐教室前门靠墙第一的位置,他坐后门靠里墙最后一个位置;她家住城内是走读生,他家住城外是寄宿生。他和她没说过话,也不敢心生向往。

一次班集体组织的团体活动,她和他分在一个小组,因为她对他的展颜一笑他的心顿时如火烧般迅速熔化从此开始为她疯狂为她痴,他的眼他的心再也无法从她身上挪开,爱恋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很快成了恣意疯长的草。

他会抓住一切可以接近她的机会并想法制造接近她的机会,他邀上自己最好的伙伴再约上她和她的闺蜜在课外一起出游逛街下馆子——但他却一直不敢向她敞开他的心,害怕一不小心把她吓跑。

学习的闲暇时间里,他会坐在座位上默默注视她,在心里为她歌唱为她赋诗——“我爱○○”他把她的名字用藏头形式写进诗里,再用小刀一笔一画将他写给她的藏头诗刻在他自己的课桌上,就如同刻在自己的心里——仿佛这样才能证明他那天地可表日月同鉴海枯石乱永不变的心。

高考结束的那一天,他长长地舒一口气,学业结束了,他要勇敢地向她表白。感情的闸门一旦打开便如决堤的洪水泛滥心头凝成浪漫结成诗,依然是"我爱○○",这承载了他炽热坚定不变的心。

那天,校园里的几棵芙蓉树上鲜花绽满枝头,开得特别特别的绚烂,带着兴奋带着激动带着忐忑他早早地来到约好的地点。她会来吗?她会接受吗?她不会拒绝吧?还是……他不安地揣测各种可能见面的场景和各种应对的方法:怎样开口说第一句话?如何背他写给她的诗?她该是讶异还是惊喜……这些问题在他心里已反反复复想了不下一千遍……

终于,她来了!白白的衣裙、迎风飘飞的长发,脸上的两朵嫣红,映在芙蓉树下分外好看,那一刻他的心凝固了,世界静止了!他使劲揉揉眼想将她看的更仔佃,却突然发现他的伙伴他的死党牵着她的手兴冲冲地来到他面前眉飞色舞口沫横飞地告诉他怎样绞尽脑汁费尽心思想方设法披荆斩棘地追到了她。他顿觉日月黯淡天地失色撕心裂肺欲哭无泪,他目光呆滞地望着她一脸娇羞却满脸幸福地依在他的死党身边,他揉搓着裤袋里的诗稿勉强挤出僵硬的笑容语无伦次地说着祝福的话。

多年后,他怀着淡淡的心情回首这段她或许并不知晓的往事。青春的疼痛依然美丽,只是它已被流年落在远方、云淡风轻……

或许二十多年来她从来就不知道,甚至现在都已回想不起他,但这并不重要,对于知道故事的人来说,有一份让人感慨的回忆便就够了,无论甜蜜或是酸楚。

人生之如棋,落子无悔。——正如她的签名。

                                                                                                                                           (录入:赵大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