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采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教学教研>成果采撷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教学争鸣

2016年03月10日 浏览量: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羿小平

作为一堂诗歌教学案例,《走进海子的世界——<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课堂实录》(以下简称《走》文)最成功的地方是老师重视指导学生诵读诗歌,且形式多样,这的确把握了诗歌教学的关键。但是,它仍然有一些问题。

一、正如一些论者所言,导入是不成功的:其一,篇幅太长,环节太多,而学生对海子创作的总体认识仍然模糊。其二,对海子的评价未免太高。第三代诗人是一个较庞大的群体,客观地说,他们当中创作成就高出海子的不止一人。何谓“精神之父”?我不理解。其三,导入课文先后援引了海子五首诗歌中的诗句,目的不明确,学生也不能在转瞬即逝的多媒体课件上读懂这些诗句。那么,不厌其烦的例举还有什么意义?

二、找出意象并正确地解读意象,是诗歌教学的重点与难点。而《走》这一课例在意象的解读上重点不突出,难点未突破。的确,《面朝大海,春暖花开》这首短诗意象丰富,可列举太多的意象是否会给学生造成主次不分的错觉呢?笔者曾听一位同行教这首诗,只选了“做一个幸福的人”“我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幸福的闪电”“陌生人”四个意象吃透,效果很好。

教学难点是什么呢?《走》文中很难看出。笔者认为应抓住两点,一是“作一个幸福的人”。从诗行的陈述来看,“幸福”既包含“喂马、劈柴”“关心粮食和蔬菜”这种世俗的物质追求,也包含“周游世界”这样浪漫的精神之旅。“我有一所房子”,则是诗人对“物质追求与精神追求”的总体观照。“‘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是所谓尘世的幸福,而是超凡脱俗、孤标傲世的生存状态和诗歌理想”(张应中《<面朝大海,春暖花开>索解》,见《名作欣赏》2003年第1期)。二是“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在诗歌的第一、第三两节所表达的意蕴差别很大。第一节,反映了诗人希望“鱼与熊掌”兼得的幸福企盼。第三节,“只愿”昭示了诗人追求失败后的无奈与坚决。在尘世获得这种“幸福”是不可能的了,但“精神家园”即诗人的诗歌理想决不能放弃。

滕老师在解读意象时,援引了《幸福一日》,我不知道这首诗中表达的“幸福”与差不多可以视为海子绝笔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中所言的“幸福”是否一致,能在多大程度上帮助学生理解并区别这两种幸福。

三、尽管滕老师从热爱生活的角度肯定了学生关于“幸福”的联想,但其中的疏忽是,在此前“意象的理解”这一部分中,他并没有引导学生探讨“做一个幸福的人”“幸福的闪电”的具体内涵(笔者水平有限,实在未看出),即使有“田园牧歌式的生活,是诗人的美好理想之一吧”,“海子的很多诗,都表现了对生活的热爱”,“海子的祝福,是向人们传递他对生活美好发现的幸福感受”这样一些结语,也不能准确地描述出海子在此诗中关于幸福的憧憬,也就无法体会到海子憧憬这种幸福的快乐与得不到这种幸福的痛苦。在这种情况下,让学生展开关于“幸福”的联想,学生能想到些什么呢?倘若“幸福”如此简单且容易得到,那还是海子吗?

另外,当我们追求自己所憧憬的幸福与现实生活产生矛盾时,该如何对待呢?这对于中学生来说,似乎又不是一个该忽略的话题。

我们认真探讨教学案例,是为了不断完善它。只要这种探讨是基于教材的钻研、教法的商榷,只要这种探讨跳出“文人相轻”的窠臼,进行真正意义上的教学争鸣,那么,言词尽管直白、激烈一些,也总比文过饰非、高唱赞歌有用得多。这是一位语文老师应有的胸怀和品质。

《中学语文教学》2004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