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采撷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教学教研>成果采撷

关于“文体变异”的思考

2016年03月10日 浏览量: 来源: 本站原创 作者: 羿小平

王立根先生在《文体变异:是邪,非邪?》(见《语文学习》2005年第6期)一文中,对高中学生在话题作文中出现的文体变异现象极为赞赏,称“他们创造了最能进行自我表达的一种言说方式或文体”,并由此呼吁:“作为语文教师要予以研究,而不是用一句‘四不像’加以排斥”。

笔者认为,王先生对此所表现出来的态度是理智的,其宽容与睿智让人十分钦佩。毋庸置疑,对这一现象进行必要的思考与探索,对于改进中学作文教学具有十分重要的指导意义。尤其是在话题作文成为高考作文最时髦命题的今天,在文体变异成为学生高考应试作文最突出特征的前提下,如何理性地评价文体变异现象,如何公正地评价学生作文,这的确是一个亟待研究解决的严肃课题。

客观地说,文体变异现象的出现,有两个主要原因:一是由话题作文的写作要求催生。高考话题作文的写作要求通常是“以××为话题写一篇文章,文体不限,诗歌除外”,允许学生灵活表达,自由发挥。从命题角度看,淡化审题、淡化文体是其突出特点。二是受高考作文评价尺度的诱惑。只要我们翻阅近年来的高考“优作文”或“满分作文”,有几篇是符合文体规范的记叙散文、抒情散文或议论文?又有几篇不是文辞华美、情感矫饰的“四不像”?(当然,并不否认其中不乏文情并茂的佳作)俗话说,“存在决定意识”,这是一个最简单的客观真理。因此,对于中学生作文中出现的文体变异现象,教师完全没有必要将其视为“洪水猛兽”,而应该从容面对,坦然接受,认真研究,正确引导。

那么,如何认真研究并正确引导呢?

古人说:“文贵有法,文无定法。”的确,文章的写作有规律可循,但文章的表达方式却是不尽相同的。例如,同为说理,孔子是因材施教、循循善诱,让人如坐春风;孟子则善用比喻、排比,既深入浅出,又气势非凡;庄子则善用寓言、故事,异想天开,联类无穷;鲁迅则嘻笑怒骂,讽刺幽默,匕首投枪随处可寻。尽管他们的表达方式迥异,却殊途同归,他们的文章处处彰显着中华文化的思想光华。

所以,我们评价一篇文章,不仅要观其“形”,更要悟其“神”。以议论文而言,首先要看这篇文章观点是否正确,中心是否突出;其次,逻辑是否严谨,条理是否清晰;再次,论据是否翔实,能否论证观点。这应该是评价一篇议论文的基本要求。在此基础上,我们再去分析学生习作中所凸现的文化素养,诸如视野是否开阔,见识是否深远,人格是否健康,文采是否斐然,等等,这些才是优秀习作应具备的重要因素。因此,在我看来,文章究竟以怎样的表达方式呈现出来,的确算不上是一件最重要的事情,评价作文更不应将其视为唯一标准。

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认为王先生推荐并点评的两篇文章,其实不在一个层次。

《合作·美》是一篇近乎完美的佳作,很难相信它竟然出自一名高一学生之手。这篇习作有如下几方面的长处:

其一,观点正确,中心突出。全文阐述了作者的一个基本观点——“合作产生美”,可谓旗帜鲜明,见识不俗。

其二,论据典型,新颖别致。三个故事反映了作者开阔的阅读视野和高尚的审美趣味,并且,能够充分地佐证观点。

其三,语言凝炼,诗意而富有哲理。例举论据,语言描述极为概括,却韵味十足。阐述观点,虽片言只语,仍一语中的。如议论草原蚁群的合作,“无数弱小的生命携手合作,以自己的牺牲换取了种族的延续,那是一种伟大而足惊心动魄的生命之美……”;如写“千手观音”的观感,“在无声的世界里,你们的无间合作带给人以视觉美的盛宴”;如写外国教育专家的实验,“七位孩子以合作的方式留给外国教育专家以互助美”,让人从孩子的身上看到了中国的未来和希望,等等。读这篇习作,让人感受到了林清玄式的散文韵味。

倘要吹毛求疵,则习作在结构的安排上稍有不足。如开篇第一段引出论题,与正文联系不大,显然是一顶不太合适的帽子。删去它,似乎不影响表达效果。另外,将二、三两个故事切分开,添加一个章节号,更显出文章结构的匀称美。

《艺术:人类灵魂的一次伟大合作》不是一篇好文章。这里,我无意指责学生模仿的失败,但对老师在评改指导上的疏忽却颇有微辞。

这篇被推荐发表的习作大致有三个方面的不足。

其一,立论欠妥,华而不实。习作的中心论点为“艺术,是大自然与人类心灵碰撞出的火花,是天与人灵魂的一次伟大的合作”。“天与人的灵魂”能否合作,这委实是一个“形而上”、玄而又玄的问题,它似乎不是一个简单的(肯定或否定)判断。依据话题材料,可以揣测命题者的意图,即“合作”不是人与鱼的合作,不是人与鱼竿的合作,不是人与大海的合作,而是人与人之间的合作。什么是合作?《汉语大辞典》的解释是“为了共同的目标一起工作或共同完成某项任务”。因此,合作的主体应当是人,或是有思维的生命体。

首页 上一页 1 2 下一页 尾页 跳转到页 共2页